<table id="au84w"><li id="au84w"></li></table>
  • <td id="au84w"></td><table id="au84w"></table>
  • <td id="au84w"></td>
  • <table id="au84w"><li id="au84w"></li></table>
  • <table id="au84w"><button id="au84w"></button></table>
  • <td id="au84w"></td>
    關注
    微信
    工程機械與維修 今日工程機械
    首頁 - 市場 - 正文

    國內工程機械市場的下行周期,還要熬多久?

    匠客工程機械 評論(0)

    來源:匠客工程機械

    2016年4月1日,非道路移動機械開始實行國三排放標準。當年4月份,國內挖掘機市場銷量達到6462臺,同比下降19.67%,環比下降50.66%。2022年12月1日,非道路移動機械開始實行國四排放標準。當年12月份,國內挖掘機市場銷量達到6151臺,同比下降60.1%,環比下降57.28%。

    2016年作為上一輪下行周期的尾聲,除了1月和4月,中國國內工程機械市場的同比增速實際上已經從持平開始進入穩步的上升期。

    而從年內視野來看,2016年5月、6月和7月,環比增速分別是-26.06%、-23.59%和-15.28%,連續三月環比下行,在7月國內挖掘機市場達到了年內的最低點3093臺,這三個月正好也是年度的周期性淡季。

    對比2022年與2016年兩次排放標準的切換,明顯看到這一次國四排放標準切換的影響更大,這背后原因較為復雜,概括來說,一方面2016年處于上一輪周期下行的尾聲與這一輪上行周期的開端,也就是周期下行慣性的疊加效應,2022年12月比2016年4月要更強烈。另外一方面,用戶群體對于國四新品的價格回升幅度的接受度也要低于當初切換國三產品的價格回升幅度。

    此外,國四新品在環保管控的合規性上更加嚴格,主要的制造商普遍只能將國三的庫存輸出到海外市場去。

    當然今年上半年,基于競爭的演變,國三的“舊機”作為一種戰略威懾儲備,也可以作為左右國內市場競爭格局的一記關鍵的勝負手,也未可知。

    回顧上一輪下行周期,國內挖掘機市場月度銷量的最低點是2015年2月份,低至2267臺,正是乙未年春節的月份。

    單純從時序周期性來看,當我們看到2023年1月和2月的國內挖掘機的銷量數據之后,我們很可能能夠初步判斷國內工程機械市場,特別是挖掘機市場這一輪下行周期是不是已經到達了谷底。

    如果2023年1月(癸卯年的春節月份)國內市場銷量是本輪下行周期的波谷最低點或者相對較低點,那么很可能2023年年底到2024年第一季度將迎來本輪下行周期的尾聲,同樣也是下一輪上行周期的開端。

    上述論斷只是基于數據本身來武斷論之,我曾經與很多同仁以及研究員探討過,從需求支撐本身,實際上中國工程機械國內市場兩輪周期的底層支撐因素是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而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根本地改變了這個行業。

    至于海外市場,也就是目前行業內外較為關注的出口情況,則是非常有趣的另外一個話題,即便是展開來說也是很難說清楚的。

    不過回顧歷史數據,也很有意思。在國內市場處于下行周期的2012年至2016年,出口既出現過高于200%的超大幅度增長,也出現過低于-40%的較大幅度負增長。然而從本質上來說,出口市場某種程度上遵從著與國內市場相似的“上臺階”般的周期性,這里的上臺階既指銷量,也指增速。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在跨越2018至2020年的高增速臺階之后,已經邁上了一個中增速的臺階上,而在這兩個周期的演變過程中,仍然伴隨著持續不斷的波動調整。

    2022年歲末連同2023年歲首遭遇的氣候和市場雙重意義上的寒冬,讓很多同仁陷入了一定程度的自我猶疑。這種猶疑體現在我們的預期上,我們會繼續下意識的調低預期,陷入一定程度的悲觀;也體現在對于是否在這個行業繼續堅持的猶豫。終于熬到了現在,還需要熬多久?這心底里的疑問更加糾結。

    人的本性來說,更傾向于選擇確定性和安全感。然而,可能不僅僅是我們這樣一個垂直的行業,整個外部大環境乃至更廣闊的的領域,在更遙遠的未來,不確定性可能越來越成為一種常態。

    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的院長Mahav Rajan曾說:不確定性下領導力是處理模糊性的能力,是在不確定性下推理的能力,是面對不確定性做決策并執行該決策的能力,是團結其他人并引領組織一同前行獲得更好結果的能力。他特別提到在一個確定的運行良好的成熟市場中這種領導力其實并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在不確定性與日俱增的當下卻極為重要和關鍵。

    那么對于不斷變化的這一切,我們該怎么辦呢?一是翻翻歷史的合訂本,看到周期需要經歷“春夏秋冬”,冬天不遠之后就是春天;二是盡可能對短期的市場波動有所免疫,不做情緒上的過度反應;三是在低谷中尋求潛藏在行業、市場和企業表層下的恢復性因素,在其中穩固信心。

    2023年3月5日,將發布新一屆的政府工作報告。在不遠的未來,中國共產黨的二十屆三中全會會如期召開,新一輪全面深化改革開放、擴大內需和穩步增長的有效投資等積極信號也會如期而至。從政策基本面和中國龐大市場的基本面來說,可能我們沒必要太悲觀。

    本文初載于《今日工程機械》雜志2023年2月刊

    展開閱讀全文

    敬請關注 《工程機械與維修》&《今日工程機械》 官方微信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工程機械與維修》與《今日工程機械》官方微信

    發布
    評論(0)